少年比利的烦恼:中场休息还是中场战事,这是

来源:http://www.fshezong.com 作者:娱乐 人气:73 发布时间:2019-09-26
摘要:冲着120桢的战争画面去电影院的观众注定要失望,《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中的热血场景并不多。以为李安的镜头会在美国本土和伊拉克战场之间来回切换,用工整的对仗来完成一场

冲着120桢的战争画面去电影院的观众注定要失望,《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中的热血场景并不多。以为李安的镜头会在美国本土和伊拉克战场之间来回切换,用工整的对仗来完成一场冰冷现实与残酷记忆的交汇。实际上,李安想表达的并不是这些。
      关于反恐战争题材的影片很多,美国本土艺术家们已经站在各种角度,或展现或反思,或因程序正义和生命尊严的对立而困惑其中。所有类型片中,大致可以分为几类:以讴歌英雄和战争反思为主的,如《拆弹部队》;在程序正义与生命尊严中取舍的,如《战略特勤组》,《天空之眼》;描绘战后创伤的,如《美国狙击手》等等。相比而言,《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并不沉重,观众几乎在一群嘻嘻哈哈的美国青年士兵身上看不到任何战争和创伤的痕迹。在影片中,十九岁的青年士兵Billy从战场回到故土,他的笑容依旧温暖而纯真,只是多了几分沉稳。由于完成的一场遭遇战被记录,他所在的B班成为了国民英雄,受到美国民众的关注和媒体的追棒。与此同时,B班也付出了惨烈的代价:战友牺牲了,他们在与敌人的血战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和伤痕。
      家人为Billy的平安归来欣喜若狂,却不敢过度询问他在异国的一切,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这个从战场归来的青年,生怕触碰到他的痛苦记忆。在车祸中劫后余生的姐姐将弟弟上战场归结于自己的责任,寻找各种办法试图让他留下。故事围绕着Billy所在的B班参加橄榄球比赛的过程来进行。国民英难B班和德州橄榄球比赛之间,很难说清楚谁是主场,谁是客串。这些穿着军装的英雄们被安排坐在最显眼的位置,在不同时段进行走秀和表演,仿佛他们只是一群经过训练的演员。他们的事迹被一遍又一遍地诉说,台下反响热烈,好像所有人都尊重和爱戴他们。然而现实是,每个人对战争的看法不同,对英雄的看法也不同。男人们怀着猎奇的心态询问Billy,用于作战的武器型号,问他是否杀过人和杀人的感受。这些男孩只有在电影和游戏里接触过杀伤性武器,有过虚拟作战的经验,心中怀着不切实际的理想。啦啦队的漂亮女孩们感兴趣的是英雄本身,那意味着帅气的军装和远方战场的冲锋画面,以及在现实中所触及不到的伤痛所带来的青春幻想。媒体们关注士兵们的异国生活和趣闻超过战事本身。大老板只想凭借他们的影响力来消费和赚钱。至于工作人员,他们认为这些“客人”影响了工作进程和赛场秩序而出言不逊,甚至大打出手。总的来说,根本没有人真正在乎他们。大老板说,在好莱坞,一个热点在两周的时间相当于两年,人们会很快忘了你们。在消费经济时代,Billy和战友们只是被消费的对象,他们所做的一切对人们来说并不重要。
       这是一个不需要英雄的年代,因为没有人觉得自己需要被拯救。曾几何时,美利坚这个盛产“英雄”的民族,如今却没有人再相信英雄,人们再也不渴望和崇拜英雄。在美国文化里,冒险主义和英雄主义一直占据着重要位置,几乎每个孩子都有过类似的情结。然而远离了拓荒和战争年代,这些情结已经被冻结,或者说可以在复杂的虚拟世界中得已实现,譬如漫威或暴雪便可以满足人们的渴望。在和平年代,战争变得不再有意义。对于美国人来说,这不是独立战争或二战时期,亦不是越南战争,甚至不是海湾战争年代。与古往今来的战争不同,现代战争的意义再也不是保家卫国和除暴安良这么简单,它的性质和界限变得模糊,背负了更多的价值观和社会舆论。就算恐怖主义如何肆虐地在全球范围内蔓延,多数人并感受不到直接的利益侵占和人身伤害。美国曾以全球性的英雄形象作战,却越来越遭受非议。Billy的姐姐说,你宁原去践踏别人的国家也不愿意留下来。她是反战民众中的一员。就算在911之后,越来越多的美国民众亦在质疑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的正当性。由于对战争正当性的争议,现代战争中的英雄本身也充满了争议性。在现代文明和价值观的思考范畴下,人们在程序正义与生命尊严之间衡量,越来越反对暴力,珍惜生命。当Billy等人肃穆的脸出现在大屏幕,他们在国民心中究竟是英难还是刽子手,每个人的想法必不相同。在影片中,当美国士军以正义之名冲进“疑犯”的家中搜查,孩子们露出惊恐和战栗的眼神,老妇发出绝望的嚎叫,很难说清楚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暴徒”?而当恐怖分子冲过来,与Billy打斗在一起。观众紧张地目堵“暴徒”眼中的光芒逐渐黯淡熄灭,鲜红的血液流入尘土,一个鲜活的生命就此消亡。没有人能发出胜利的欢呼,连手刃敌人的Billy也不能。他和观众一样,只能感到一种异样的惊恐和由衷的悲哀,这是现代人类的共性,是在文明教育和环境下所产生的跨文化的共鸣。
     这便是李安和影片要表达的。一方面,我们能理解反恐战争的必要性,了解战争的残酷,因此我们能从影片中体会到军人的处境,感叹英雄的落寞,不被世人认同和理解的悲凉。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消费经济下的社会悲哀,消费主义大行其道,利益成为整个社会的核心;经济的资本链条捆绑着一切,包括人们的思维和习惯。传统文化和价值观正在流逝,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冷漠的社会关系,一种彼此消费的恶习。而另一方面,这是现代文明的必然产物,人们不再热衷战争或英雄。比起曾经“我们从中得到了什么?“,变成媒体口中的“你们改变了他们什么?” 整个社会都在反思战争的意义,死守着法律和人性的底线:不轻视生命,不违背正义,不走向极权。因此,我们并不能从战争的烟火和杀戮中体会到愉悦,却能从碧昂丝的美丽后臀和激烈的赛场中体会到。很难说清楚社会文明和现代价值所带来的意义,也很难说清社会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
     Billy最终决定回归战场,但这并不是他在现实社会中碰壁后的一次逃避,而是他在战争中成长,在目睹战友牺牲,与队友们并肩作战之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究竟战争是为了拯救世界,还是为了石油;究竟人们爱戴他,还是视他为“凶徒”,他已不再纠结。他只是一名普通的士兵,只能恪守自己的责任。而B班的士兵们也重振其鼓,带着坚定的信念重返战场。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并没有认定自己是英难,因而就该获得全社会的仰望和尊重,也没有因为人们的漠视便心灰意冷。他们恪守军人的天职,维护自己的尊严,在坚定的信念和友谊中寻回了自身价值。可以说,他们之间的友谊,个人和集体的荣誉,以及牺牲精神,这是对消费主义、冷漠的社会机制和冰冷的人际关系最有力的回击,这也是导演对传统文化和精神价值的一次致敬。
      李安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没有带来一场令人震撼的战争场景或一次深刻的反思,而是平静地叙述了一个事件。他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价值倾向或悲天悯人,只是客观地叙述了一个事实,一个人类走到今天所面临的共同困惑。或者说,导演只是站在跨文化的角度,去思考现代社会和人类价值。至于在一个没有或者说不需要英雄的年代,是好是坏,谁说得清。

影片开始前荧幕上播放了一段李安的采访片段,李安说采用新的技术希望观众能离电影更近一些。看了两遍这部电影,从60帧到120帧,真切体会到了李安口中的「更近一些」,近得好像自己直接拿起一台录像机走近他们身边拍纪录片似的。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散步的鱼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电影改编自本·方登的同名小说《漫长的中场休息》,李安将片名译为《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从中可以感受到其重心的转移。原本在前线荷枪实弹殊死搏斗的士兵们被临时送回国,花费整整两周时间走访全国,最后还要在球赛的中场休息时面对全国观众上台作秀,何其讽刺。而从「休息」到「战事」,Billy 虽然从离开了前线,却又进入了另一个战场,在这个战场上他需要面对着各式各样的对手,普通民众、商业巨子、甚至包括家人和战友。这大概也是李安的一种独白,电影即是他的战场。

开始的时候K 的一段话揭示了Billy 所面对的问题,一边是重回战场,另一边姐姐提供了不回战场的方法。

关于战场的回忆里,有一段美得有些不真实的画面:蓝天,黄沙土墙,一棵绿树在风中微微摇曳。Sharoom 在树下给Billy 讲因果业报,这棵树仿佛就是菩提,这一幕瞬间让人穿越到了《少年PI》。和宗教有关的还有一幕,就是在帷幕后面Faison 问Billy 信教吗,祈祷吗。Billy 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她说「我们只要把门打开一条小缝,阳光就会照进来 。」随后两人便拥吻起来。战场的宗教让人认识自己,而中场的宗教让人迷失。

Steve Martin 所饰演的Norm 是另外一个闪光点。记者会上,Norm 说「他们(B 班)让我以自己是个美国人而骄傲。」这种中国人早已听腻了的主旋律发言,放在平时只换来一阵冷嘲热讽。但Norm 眼中泛起的泪光让人相信他所说的都是出自他真实的情感。

直到最后,才发现Norm 是个纯粹的商人,Norm 的球场光是想要抢一个座位就得花上几万美金,而他只愿意出5500 美金/人来买下B 班的故事。他所有的言行都出自一定的商业考量,极尽所能地消费着B 班。

认清了Norm 后,Billy 走向黄色卸货区。临走前他如愿见了Faison 一面,这大概是他不回战场的最后一个理由。两人拥抱着,她表达了她的不舍,她说她想和他在一起。Billy 又一次露出了他的无措,他终于说出「我差点就想带着妳一起跑掉了。」Faison 没有流露出一丁点高兴的神情,她难以置信地重复了一遍「跑…掉…」Billy 立马笑道自己只是开玩笑而已。是的,Faison 爱的并不是Billy,她爱的是美国英雄,甚至就像Dime 说的那样,她只是安慰军人而已。

在卸货区的那一场斗殴终于让Billy 认清,不管在哪儿战事都是无可避免的,在伊拉克所经历的一切至少都是真实的。

片中几段官方自带的吐槽让我觉得更像是李安的独白。
Chris Tucker 所饰演的经纪人对Billy的那句「这就是电影的高潮。」(电影看了大半是不是想问这部电影到底有没有高潮,没错,刚才这一幕就是全片的高潮了。)
「我可以去中国找投资。」(还记得李安自己说的,哪怕他连拍十部烂片,还是会有人找他拍电影吗。)
Sharoom 说妳终于回来了,战场是妳自己的,电影也是如此。(是的,电影是李安的战场。)

我想李安想借这个故事所表达的并不止那么些。

在最新一期的《单读》中,许知远提到自己在3年前采访过李安,他说李安是用这部电影来回应伊拉克战争对整个美国社会所产生的冲击,同时将这场战争和越南战争做了一个类比。

「70年代的迷惘仍然像一个青春期少年的迷惘,而现在的美国像是一场中年危机。」

在异国他乡杀了人的Billy 成为了美国英雄,受到了英雄般的礼遇。

在异国他乡拍电影的李安,如今成为了「华人之光」。

世人皆向Billy 表现出他们的善意,给他自认为的最好的选择。姐姐为他介绍医生,让他可以不再回到残酷战场;Norma 愿意出资将他们的故事拍成电影,并让他们「大赚一笔」;拉拉队员告诉他,只要打开一条缝就会有光照进来。迷惘的Billy 向Dime 请教「如果妳有机会不回战场,妳会怎么选?」,回答是根本没有机会去选。我不确定Dime 是真的不懂Billy 的处境,还是纯粹想让Billy 坚定自己的信念,那一刻的Billy 无助到让人心痛。

几乎所有人都在感谢士兵们为国家所做的贡献,赞美他们爱国、顽强、英勇善战,不仅如此,他们还希望能够从这些大兵的口中得到认同,让他们更确信这场战争,这些英勇的士兵们。

于是影片借由一位富商之口替世人提出了这些疑问,然而Dime 的回答令人咋舌。

富商严肃地点点头,「我可以想象对于年轻人来说多么艰难。面对那么可怕的暴力……」
「不!」Dime 打断他的话,「不是这样的!我们喜欢暴力,我们喜欢杀人!我的意思是,妳们付钱给我们不就是叫我们干这个吗?跟美国的敌人打仗,送他们下地狱?如果不喜欢杀人,那还要我们做什么?妳们大可以派维和部队去打仗。」

这才发现尽管「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没人在乎真正的哈姆雷特是什么样子。对普通吃瓜群众而言,事实从来都不那么重要,他们相信的事实是真的就够了,就好像这次美国大选,各种平台上的声音基本就分成两种,彼此站队,将己方声音延伸,重要的是站队,是通过站队来表达自我。

「人的一生,自始至终都避免不了或隐或现的外力操纵,而当维系我们行为的那根线断裂之时,生命也就随之划上句号,这副血肉之躯也会像木偶一般失去行动力。对于木偶来说,赋予它生命的,但是同时也控制着其行为的那根提线,对于人类来说又何尝不是如此?当我们骄傲地认定我们的存在是依托于自我的自由意志之时,是否考虑过外界对我们的影响?生命的真相,又是否是一场木偶剧呢?」

幸好Billy 最后拒绝出卖自己的故事,在这场相互拉扯的中场战事中尚且保留了自我。

© 本文版权归作者  sorry打搅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上海11选5计划网发布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少年比利的烦恼:中场休息还是中场战事,这是

关键词:

上一篇:失望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